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明星 > 与其下架六千多首KTV歌曲,不如合作共赢

与其下架六千多首KTV歌曲,不如合作共赢

时间:2019-08-13 07:29:5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2176次

作为善意第三方,KTV经营者在履行了适当的委托手续审核,签订了有效的《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》后,在合同未到期之前,仅凭一纸公告就要求全部删除,这招未免也过于简单粗暴。如果在对方并未有违约情况的前提下,单方就公告作废合同,那显然有违契约精神。

《合同法》规定,合同当事人地位平等,并不存在任何高下之分,就算是国家机关作为民事主体签订的合同,也必须遵守合同法平等自愿诚实信用等原则规定。因此,合同不存在单方通知作废的处理程序,而只可能采取单方通知解除、法定解除或协商解除等方式。

音集协在公告中,通知协会内KTV经营者删除未取得授权的6000多首歌曲,其中不乏《十年》《听海》等热唱曲目。音集协最新回应是,此次删曲库的行为,一是为了规避侵权风险,二是为了让版权方回归集体怀抱,有传播才能获得收益。

其实,考虑到多方权益和感受,包括音集协、权利人、被委托单位、KTV经营者等涉事几方,不妨多些“合作共赢”思维,避免零和博弈。

更何况,在这份合同中,音集协并非合同主体,按照委托关系,音集协委托有关单位签署《著作权许可使用合同》,合同的双方也应是该单位和KTV经营者,音集协无权作废合同。

坚持改革开放,是我们的强国之路。只有改革开放,才能发展中国、发展社会主义、发展马克思主义。要全面深化改革,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,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。要从根本上改革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,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;与此相适应,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其他领域的改革。要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,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。改革开放应当大胆探索,勇于开拓,提高改革决策的科学性,增强更加注重改革措施的协调性的系统性、整体性、协同性,在实践中开创新路。

退一步讲,即使被委托单位存在越权代理的情况,也是音集协与该单位之间的纠纷,而不能对抗善意第三方,即KTV经营者。

第四,坚持深化伙伴关系,携手应对共同挑战。我们应该坚持共谋发展这个公约数,探索解决共同挑战。要立足多样性实际,尊重彼此选择的发展道路,在开放包容的基础上交融互鉴,在良性竞争的同时互利合作,共同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。

现在,刘宇和两个同事合租房子,三人分摊,每人每月1500元。此外,他每个月还会给家人2000元。剩下的收入用来健身和玩乐器,他认为自己在深圳的生活忙碌又充实。

这些年来,作为全国性、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,音集协发展有些缓慢。如今,这一纸公告虽有瑕疵,但我们也热切期盼,其作为目前官方唯一认证的集体管理组织,能够利用自身力量,在肃清版权市场,统一授权价格等方面作出更大的贡献。□李振武(律师)

提高初始停牌时的信息披露标准,对停牌期间重点阶段的信息披露事项提出明确要求,并严格落实强制停复牌情形下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。

用心做好未成年人检察工作。对涉嫌轻微犯罪并有悔罪表现的未成年人,不批捕15205人、不起诉8332人、附条件不起诉6959人,同比分别上升6.9%、13.8%和16%;应当依法从严惩戒的,批捕29350人、起诉39760人,同比分别上升4.4%、下降8.8%;对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,会同相关部门约束教育、严加矫治。近年来,性侵、拐卖、虐待、伤害未成年人犯罪持续多发,去年起诉50705人,同比上升6.8%。齐某强奸、猥亵多名女童,拒不认罪,仅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,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后改判无期徒刑。就此案发现的问题,向教育部发出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一号检察建议,并请省级检察院同步落实。教育部和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推动落实性违法犯罪人员从业禁止、校园性侵强制报告、女生宿舍封闭管理等制度。针对一些“大灰狼”通过网络聊天,胁迫女童自拍裸照上传,严重侵害儿童人格尊严和身心健康,将一起抗诉改判案作为案例,确立了无

特别是对音集协来说,不妨通过良好的会员服务、清晰的分账比例以及回款监督程序来吸引会员加入,而不是发布缺乏权力基础的一纸删除通知,那样既无任何法律逻辑,又恐有假借行政权力实现市场占有率之嫌。事实上,在大数据技术渐趋成熟的背景下,通过划定合理付费标准和对歌曲被使用频次的科学估算,也完全可以解决音集协和权利人的利益分配难题。

今年夏天,刘洋将毕业回国。父子俩正酝酿在加纳建设一所汽车职业技术教育学校,邀请中国的老师到学校为加纳学生传道解惑,把“中国职业教育”这张名片“印”到更多热爱汽车的加纳人心中,再续“中国奇缘”。(记者邓卫华、王凯、张武岳)

据音集协官网介绍,因音集协委托开展卡拉OK著作权许可费收取业务的单位存在严重违约行为,音集协准备对其提起法律诉讼,并同时解除与该单位关于卡拉OK著作权许可费收取业务的委托关系。这本是非常普通的更换供应商的内部程序,但音集协进一步称,“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,凡未经我会签署备案的著作权许可合同全部作废”,这样的处理方式的确值得商榷。

在大数据技术渐趋成熟的背景下,通过划定合理付费标准和对歌曲被使用频次的科学估算,也完全可以解决音集协和权利人的利益分配难题。

2012年,赵作海和妻子决定用实业挣钱,于是在河南商丘市租了一栋房,开设了一家旅社,然而,做生意没有那么容易,没有任何经验的老两口失败了,一年下来,入不敷出,最终亏掉了四万多块。此时,65万的国家赔偿已经只剩下20万左右了。

7月19日,河北清河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称,18日19时左右,清河县连庄镇段沙土村3名儿童在坑塘玩耍时溺水,送120急救中心抢救无效后死亡。经查3名儿童均系段沙土村村民段某某的孩子,年龄分别为11岁、10岁、6岁。

说完,林生斌低着头,缓缓踱步向小区大门内走去。媒体们被一名在接受采访的家属所吸引,似乎都忘记了这位受害家庭的男主人、该案男主角的离开。因为他的离开太悄无声息。

近日,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(简称“音集协”)的一纸公告引发社会讨论。众多版权人拍手叫好之际,也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“一顿操作猛如虎”。

观察者网此前报道,台湾媒体人洪博学去年12月曾发文称,他某日在一小吃店用餐,电视正播放“中X新闻”,想转台未果。

今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,繁荣文艺创作,发展新闻出版、广播影视和档案等事业。近年来,我国的影视剧市场却出现经典作品频繁被翻拍的现象。以张光北主演的《亮剑》来说,就已经被翻拍过了两次,而金庸的武侠作品更是被多次翻拍。近日,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播出,但却因质量不过关而遭到了观众的广泛吐槽。

经典挖坑